“棒球原因”还是公关策略?那些MLB过气球星的签约故事

2018-05-04

2018年美国职棒大联盟(MLB)新赛季即将打响之际,西雅图水手队CEO兼主席约翰·斯坦顿(John Stanton)参加了一场由《波特兰商业周刊》承办的活动,与多位商业领袖进行对谈。在讲述完经营MLB球队的一系列挑战后,斯坦顿开始回答现场提问。他不可避免地面对一位观众抛来的疑问:水手队是否打算签下正值自由身的老将铃木一朗(Ichiro Suzuki)。2001年,日本球星铃木一朗在西雅图开启了MLB生涯,于2012年被交易至纽约扬基。转战大苹果城后,现年44岁的铃木一朗随即与扬基队解约,为迈阿密马林鱼效力了三个赛季。斯坦顿没有给出明确答复,但毋庸置疑的是,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问题了。


水手队深知铃木一朗日后必将进入名人堂,最终与他签下一年合约。尽管水手队几乎肯定会将这笔签约归于“棒球原因”,由于本·加梅尔(Ben Gamel)在赛季开始前受伤,水手队当时需要在短时间内补充外场的人员储备,但历史会证明,铃木一朗回归的背后更多是情怀因素。目前铃木一朗已经引发广泛热议:他依然在水手队的大名单之内,而吉列尔莫·埃雷迪亚(Guillermo Heredia)则被下放到小联盟比赛。无论是在垒位还是内外野,埃雷迪亚都比未来的名人堂成员表现出色。或许真正的原因在于,铃木一朗在塞弗科球场历次揭幕战上得到的掌声最热烈?

 

水手队并非个例。在MLB的历史上,许多球队都曾在刺激上座率的驱使下与昔日巨星们签约,同时深知他们已是日薄西山。


《福布斯》选择了六位“过气”球星的签约故事,球队在他们生涯末期选择与他们签约,更多出自公关原因:


贝比·鲁斯(Babe Ruth)被交易至波士顿勇士


“神威贝比”(The mighty Babe)的辉煌生涯从上世纪30年代早期开始走下坡路。鲁斯希望成为扬基队经理,但对方向他提供的却是小联盟球队纽瓦克熊的经理职位。鲁斯的目标是在大联盟球队担任经理兼球员的工作,所以他拒绝了扬基队的邀约。在当时,波士顿勇士的上座率颇为惨淡,球队老板贾奇·埃米尔·富克斯(Judge Emil Fuchs)正寻找一名可以吸引球迷买票的球星。富克斯深知鲁斯巅峰已过,但球队需要一针公关的强心剂。1935年2月26日,扬基队将时年已40岁的贝比·鲁斯交易至波士顿勇士。但事实证明,“神威贝比”余威尚存,他在生涯最后五场比赛中打出三记全垒打。


肯·格里菲二世(Ken Griffey, Jr.)回归西雅图水手


一些读者可能已经没有印象了,但在肯·格里菲二世于2009年回归西雅图前,他差点就加盟了亚特兰大勇士。格里菲当时39岁,渴望回归见证自己大部分巅峰岁月的西雅图。这笔签约意味着,格里菲退役后将直接加入水手队制服组。“重现活力的肯·格里菲回到生涯开始的地方,这对他而言势必是一种美妙的激励。”时任水手队总经理杰克·兹杜里恩齐克(Jack Zduriencik)表示。格里菲二世的“回光返照”并未持续多久。2010年的一场比赛期间,他在更衣室睡着了,并因此错过代打。但当名人堂传来召唤时,格里菲还是无可争议地入选:他收获了440张第一选票中的437张。


59岁高龄的萨切尔·佩奇(Satchel Paige)签约堪萨斯城运动家


如果黑人联盟(Negro Leagues)的伟大球员们有机会尽数出现在大联盟的球场上,将会是怎样的光景?这俨然成为体育界最能引发非议的疑问。尽管传奇投手萨切尔·佩奇于1948至1953年期间在克利夫兰印第安人和圣路易斯布朗效力过五个赛季,但他实际上早已远离巅峰。堪萨斯城运动家(奥克兰运动家的前身)老板查理·芬利(Charlie Finley)在1965年签下佩奇,这可能是史上公关意味最明显的一笔签约了。佩奇打了三局比赛,并以59岁2个月18天的年龄成为大联盟历史上资历最长的投手。


威利·梅斯(Willie Mays)被交易至纽约大都会


当旧金山巨人在1972年五月将绰号“The Say Hey Kid”的威利·梅斯交易至纽约大都会时,他已经41岁了。为了得到梅斯,大都会付出了投手查理·威廉姆斯(Charlie Williams)加5万美元现金的代价。大都会老板琼·佩森(Joan Payson)将这笔交易视作公关上的大获全胜:在纽约巨人于1957年迁往旧金山后,大都会将梅斯迎回大苹果城。梅斯为大都会效力了两个赛季,最终在1973年世界大赛的第二场比赛结束后宣布退役。


韦德·博格斯(Wade Boggs)加盟新军坦帕湾魔鬼鱼


1997年12月,前红袜和扬基队传奇韦德·博格斯与联盟新军坦帕湾魔鬼鱼签订了两年合约,附加一年的球员选项。时年40岁的博格斯就此成为家乡球队的一员。作为大联盟的著名打者,博格斯是3000安打俱乐部的成员。加盟新东家后,博格斯的打击率从未回到他在1996年效力扬基时远超.300的巅峰水准,但他依旧给魔鬼鱼队老板温切·纳伊莫利(Vince Naimoli)带来了惊喜。尽管博格斯并非一名纯粹的力量型打者,他还是打出了魔鬼鱼队史首次全垒打:在魔鬼鱼的首场比赛中轰出一记两分炮。


乔·迪马乔(Joe DiMaggio)被任命为奥克兰运动家执行副主席兼教练


“棒球原因”还是公关策略?那些MLB过气球星的签约故事

▲乔·迪马乔身穿奥克兰运动家制服的照片实在过于怪异。这位扬基名宿被任命为运动家队执行副主席兼教练。


这或许是棒球界最大的谜团了:尽管乔·迪马乔从未效力过奥克兰运动家,但球队老板查理·芬利还是将他任命为执行副主席兼球队顾问。芬利是一个特立独行的老板,以制造公关噱头著称(曾经的运动家吉祥物“Charlie-O”是一只活生生的骡子)。他明白迪马乔需要在大联盟再效力两个赛季,才能领到全额退休金。迪马乔在运动家担任了一些“教练”的工作,但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公关之举。毕竟,迪马乔是土生土长的湾区人。无论如何,这一任命还是让我们看到了棒球史上最古怪的一幕之一:迪马乔身着的不是扬基队的细条纹衫,而是鲜绿、白色和金色交汇的运动家制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