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分析 | 疫情阴影笼罩下,滑雪旅游业能否活到下一个冬天?

2020-02-24

肺炎疫情发生后,各地纷纷出台严控政策,要求最大限度减少人员聚集,阻断病毒传播途径。受此影响,各类极其依赖线下场景的体育服务业震荡剧烈,大批门店除了关门谢客别无选择,在只出不进的状态下苦盼春天。


这其中,由于季节性特征太过明显,滑雪旅游产业几乎遭遇到了灭顶之灾。根据2月18日发布的《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2019年度报告)》估算,以目前的疫情形势,我国99.9%的户外雪场只能等到下个雪季才能恢复经营,而2020年全年的滑雪人次预计也将下跌47.37%,国内滑雪场将蒙受60-80亿元的经济损失。


相关链接:2019滑雪产业白皮书发布,短期经济损失将超80亿元(点击查看)


如果说这次疫情是一刀砍在了体育产业全速奔跑的脚踝上,那么对于滑雪旅游产业来说,这一刀干脆是抹了绝大多数滑雪场的脖子。原本因为举办2022年冬奥会而呈现出发展良好态势的中国冰雪产业,在2020年开年即迎面遭遇了一只巨大的“黑天鹅”。


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从事滑雪教练工作近16年的北京西山滑雪学校校长倪雪佳满脸写着无奈。按照一般规律,滑雪场营业的高峰期可以从11月一直持续到次年的2月底,和雪季大致吻合。且在春节小长假期间,许多滑雪爱好者都会携全家一起出游2-5天,不仅要购买场地门票,参与器材租赁等消费,同时也带动了周边的餐饮、旅游和住宿经济,有力地推动着相关产业的蓬勃发展。


然而,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为本来美好的市场前景踩了一脚急刹车。“往年正月初二的正常客流量可以达到1500人到2000人,但今年初二当天,客流量连200人都不到。”随着响应国家号召暂停营业,滑雪场早已谈妥的赛事、公司团建活动、青少年冬令营等项目都不得不紧急叫停,前期投入统统打了水漂。即便双方约定好只延期不取消,但随着雪季的消逝,只能往下一年度安排,这个冬天注定是颗粒无收了。


北京西山滑雪场


如果说室内滑雪场尚可等到疫情结束再行开张,那么对于极度依赖季节特性的室外滑雪场来说,疫情阴影笼罩下的每一天都过得格外苦涩。即使疫情终于过去,各地政府纷纷解禁开放户外场所,人们仍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对聚集性活动保持警惕。因而对于大批的滑雪行业从业者而言,这个雪季实际上已经提前结束了。


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新疆阿勒泰将军山滑雪场的负责人史志强颇为感慨:“今年的雪季也就这样了。我们这边的天气,雪场能开到三月底。即便到时疫情结束了,也顶多服务一下当地人,大批的体育旅游客源是不用想了。”


新疆阿勒泰将军山滑雪场


而对于以授课提成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的滑雪教练来讲,雪季没课可教,也就意味着收入的大幅下跌。而线上授课的新潮流新趋势也并不适用于这个领域。根据倪雪佳的估算,今年因疫情导致的客流量下降,将会令整个行业的教练雪季收入减少三到四成。


更让所有从业人员感到不安的是,滑雪旅游行业本就是一个新兴产物,正处于吸引人群关注、抢占体育市场份额的成长关键期。如果因为疫情而远离大众视线,失去了吸纳新的参与人群的大好机会,或许滑雪旅游行业就此一蹶不振,“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也就成为一句空谈。


因此,对整个滑雪旅游行业来说,疫情的冲击带来的不是营收、利润下降的问题,而是事关生死存亡的问题。


但在家里滑雪显然不太现实


幸而,面对疫情压力下的企业困难,尤其是体育企业的困难问题,中央和地方多项有针对性的政策正在陆续落地。自农历新年以来,人民银行、财政部等多部门纷纷发文,明确加强对小微企业、民营企业等重点领域信贷支持以及对部分企业贷款进行贴息支持。同时,江苏、上海、北京、广东、山东等地陆续推出一系列中小企业减负措施,涉及缓缴社会保险和部分税款、减免房租、贷款适当展期等诸多方面内容。


针对冰雪旅游企业陷入的营收困境,各地人民政府也在紧急研究对策,力争尽快出台政策救市,扶持冰雪旅游企业共渡难关。2月20日,吉林省文化和旅游厅出台了13条政策措施,主要指导落实已出台的公共服务政策,指导文旅企业享受普惠性减免税、缓交社会保险费及医疗保险费、适度减免租金、延期缴纳水电气费和相关金融政策的落实。


吉林省政府承诺,将重点对滑雪场和冰雪旅游景区给予补助,截至2020年1月23日,按已接待滑雪人次给予资金补助。雪场最高一次性补助200万元,旅游景区最高一次性补助80万元。


相关链接:政策帮扶 | 吉林紧急出台13条措施,扶持冰雪旅游企业渡难关(点击查看)


而2022年北京冬奥会张家口赛区所在地——拥有7家滑雪场的河北张家口市崇礼区也紧急召集相关部门进行研究,结合实际及省、市有关政策制定,于日前出台7项支持措施,帮助雪场企业应对因错过春节档而面临的巨大挑战(详情见今日推送次条)。


相信在未来,各地政府还将根据实际情况,继续推出、完善各项扶持政策,帮助众多滑雪场熬到下一个冬天,为冰雪产业——这一未来潜在的新的经济增长点保留希望的火种。



711天之后,北京冬奥会就将隆重召开,这一事件无疑是我国冰雪产业近几年快速发展的助燃剂。申奥成功后不到16个月,我国滑雪场总数量就增长了大约20%。而根据2016年9月出台的《全国冰雪场地设施建设规划(2016-2022)》,到2022年,国内要新建不少于500座滑冰馆和不少于240座滑雪场,总数要分别达到650座和800座,为“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目标做好场地准备。


根据《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2019年度报告)》的统计,我国目前已有滑雪场770座,其中室内滑雪场31座,室外滑雪场739座,2019年度滑雪人次接近2100万,距离2022年的阶段性目标尚有不小距离。原本到今年底,冰雪产业总值预计将超过6000亿元,但在疫情影响下,这一目标是很难实现了。活下来,成为了各行各业的共同心声。


要渡过疫情难关,除了外部的政策帮扶,企业自身“内功”的修炼也十分关键。在外部压力的逼迫下,加强科技创新、加快转型升级,亦是冰雪企业未来的出路所在。随着新兴科技下的室内滑雪场乃至旱雪场的兴起,冰雪产业正在努力摆脱季节环境的限制,打破传统地理的壁垒,呈现出“冰雪下江南”的态势。


第二届深圳国际体育博览会曾与深圳市维京冰雪科技有限公司展开深度合作,将“冰雪嘉年华”引入了近百年来只下过一场毛毛雪的鹏城。冰雪嘉年华全方位呈现出了一个集冰雪运动、冰雪文化、冰雪体验于一体的冰雪大世界,市民无需远行,即可体验到北国的雪堆、雪人、冰雪喷泉等新鲜事物,令极少有机会看雪、玩雪的深圳市民大呼过瘾。


深圳体博会之冰雪嘉年华


未来,深圳国际体育博览会也将继续关注冰雪产业动态,继续探索“深圳地区今日局部有雪”的新模式、新玩法,为冰雪产业的复苏和重新出发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