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分析 | 赛场之外,女性运动员的“同工同酬”之战正在上演

2020-03-09

要说这几年的女子网坛谁最火,日本选手大阪直美必须拥有姓名。年纪轻轻已坐拥美网、澳网两个大满贯头衔,又和万事达卡、全日空、日产汽车和宝洁公司签署了代言合约,大阪直美在2018年8月至2019年8月的场外收入跃升至1600万美元,是上一个年度的10倍之多。


根据福布斯去年8月公布的“2019年全球女性运动员收入榜单”,大阪直美在上一年度的总收入达到了2430万美元,这使她成为继小威廉姆斯、莎拉波娃和李娜之后,第四位年收入突破2000万美元大关的女运动员


大阪直美在2019深圳WTA年终总决赛上


不过,虽贵为“亚洲网坛新一姐”,但大阪直美的收入和男子运动员仍然相差甚远。在福布斯同时公布的“2019年全球运动员收入总榜”中,梅西以1.27亿美元的总收入一骑绝尘,大阪直美还不到他的零头,甚至排不进这个全球总榜的前一百名。只有小威勉强以并列第63位的成绩,成为唯一跻身年度收入总榜TOP100的女运动员。


仅有15名女性运动员在上一年度获得了500万美元以上的收入,而超过这个数字的男性运动员则高达1300名。除了网球运动能造就一些高收入的女子选手外(男女赛事奖金持平),在任何项目上,男子选手的平均收入都远超女子选手。在女性平权运动愈发高涨、“男女平等”“同工同酬”成为全球趋势的大背景下,男女运动员的收入差距依然天壤之别。


贵为“亚洲网坛新一姐”也难敌梅西的小数点


从根源上说,一个体育项目中的运动员收入水平,通常和该项目的商业化程度正相关。在足球、篮球这些商业化程度最高的项目里,女子赛事受到的关注度低,这使得从事这些项目的女性运动员既缺少高昂的奖金回报,也很难赢得丰厚的商业利益。


不久前刚刚退役的莎拉波娃,曾在2014年和耐克签下了一纸8年7000万美元的代言合约,这个数字已是女子运动员的极限。而同为顶级网球选手、同是为耐克产品代言,费德勒的合约就是10年1.3亿美元。合约到期后,费德勒转投优衣库的价码,更是达到了惊人的10年3亿美元,远非女子选手能企及。


费德勒代言优衣库的费用达到了惊人的10年3亿美元


营销水平上不来,女子赛事的主办方也会陷入招商困境,无法为获胜的运动员或运动队开出高额奖金。举例来说,同样是世界杯足球赛,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的冠军法国男足就可以拿到3800万美元的奖金,2019年法国世界杯的冠军美国女足就只能拿到400万美元,差距之大令人咋舌。


当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在2018年8月自豪地宣布,FIFA将把女足世界杯的总奖金从上届的1500万美元提升到3000万美元的时候,不仅没有得到预期中的一致赞扬,反而招致了一片嘘声——因为国际足联为男足世界杯准备的总奖金额是4个亿,这让女足世界杯奖金额度翻番的“进步”显得黯然失色。


同是世界杯冠军,奖金待遇却天壤之别


就在去年三八妇女节的当天,美国女足国家队的28名球员在洛杉矶的一家法院对美国足协提起诉讼。她们认为美国足协持有“基于性别的报酬歧视”,没有给女国脚们提供“平等的比赛、训练和出行条件”。


起诉书中称,假设国家队每年踢20场友谊赛且全部获胜,女足球员每人最多可以挣得9.9万美元,平均每场比赛4950美元;而同等条件下的男足球员就可挣得26.332万美元,平均每场比赛1.3166万美元,是女足球员的近三倍。


然而,从2015年到2018年,美国女足国家队比男足多踢了19场比赛。所以,在女足队员们看来,这已经不是同工不同酬的问题了,而是吃草挤奶的问题。


此外,美国足协对重大赛事的奖金分配也引起了女足队员们的强烈不满。以世界杯为例,止步2014年巴西世界杯16强的美国男足,收获了美国足协500多万美元的奖金;而在2015年加拿大世界杯夺冠的美国女足,只得到了可怜的172万美元


美国足协承认了起诉书中陈列的这些事实,同时也辩解道,正是市场现实决定了美国女足无法获得与男足同样高的薪酬,即使女足能赢得更多比赛、获得更多冠军。


为了世界杯的备战,双方在去年6月达成了暂时和解。而在世界杯决赛之后,趁着全世界的目光还聚焦于此,美国女足队长梅根·拉皮诺继续呼吁大家正视女子运动员对“平等”的诉求。


“我觉得我们已经解决了‘女性是不是值得平等报酬’的问题。我们每名球员都期待着展开对话,获得更为平等的对待,从而在世界范围更好地收获对女足运动的支持。”



美国女足队长梅根·拉皮诺


在女子运动越来越受各国体育管理机构重视的今天,许多国家的女子运动员的待遇比起以前已经有了大幅提高。一些国家实现了男女国家队的“同工同酬”,一些运动项目(如网球)也能够给男女双方设置同样多的奖金。但在场外收入上,由于男女项目商业开发程度的巨大差距,女子运动员收入微薄的现状,或许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难以改变。


经济学原理讲过,供求关系影响市场价格。如果观众就是更钟意竞技水平高、竞争激烈的赛事,那么女性运动员在体格、力量和速度上的天生劣势,就会导致同一项目在性别上的水平与吸引力的差异,进而影响女子项目的商业开发,而这在集体项目中尤为明显。


往前推几十年的时间,女性的家庭地位都很成问题,在各体育单项上自然都是男子项目先开发、先占领市场,才慢慢过渡到普及女子运动的。男足世界杯已走过近百年的历史,而首届女足世界杯在1991年才成功举办,这半个多世纪的时间差,不是单凭喊喊“男女平等”的口号就能弥补的。


同时,和大多数职场女性面临的双重困境一样,女性运动员往往也要在家庭和事业之间做出取舍。不只是体育行业,全球的女性几乎都在面对由于性别带来的刻板印象,尽管很多女性能够完成的工作量和她们的男同事一样多。


即便各国纷纷立法保障女性权益,但男女收入差异问题持续了这么些年,依然没有找到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


体育行业中的男女收入差异,不过是现实世界的缩影罢了。